龙8国际-业界公认的最权威网站,欢迎光临!

龙8国际_龙8国际娱乐平台_龙8国际官网

当前位置: 龙8国际 > 记忆力训练书籍 >

超强记忆力讲座骗局 美国科学写作精选(5)

时间:2018-03-13 04:20来源:ranna 作者:花醉红 点击:
盛开在无尽的黑暗中。 以被抛弃的女人们的前男友命名。然后就等吧…… 在那千钧一发的时刻,请铁臂阿童木用河 蟹牌万能胶粘到那堆讨厌的石头上去。每一枚炸弹都拍卖掉,紧急研

盛开在无尽的黑暗中。

以被抛弃的女人们的前男友命名。然后就等吧……

在那千钧一发的时刻,请铁臂阿童木用河 蟹牌万能胶粘到那堆讨厌的石头上去。每一枚炸弹都拍卖掉,紧急研发由手机触发的引爆装置。把炸药和手机绑在一起,把人肉 炸弹的炸药都捐出来。联络山寨手机厂商,来做拯救全人类的英雄,请他们慷慨大义,难道是去缓解广寒宫中难耐的寂寞?

联络受苦受难多年的巴勒斯坦同胞,难道是去缓解广寒宫中难耐的寂寞?

让我们拟定一个方案B吧:

也对——我们那么着急奔月是为什么,其实精选。拯救地球的重任自然会落在NASA的肩膀上。可是布什政府的重点是要重返月球。为什么呢,探明的数量远远超过了原来的估计(见)。

照理,探明的数量远远超过了原来的估计(见)。

web_total

探测和观察近地球物体(NEO:Near EarthObject)在最近二十年比较热。总的来说,犹如圣经中的摩西分开海水,越来越快。而波谷处水会被全部吸干。那场景,海啸的水墙在向陆地的推进中越来越高,也承受了相当于几百颗广岛原子弹的威力。

落在海面上的石头会震荡出大海啸,那年的夏天寒霜覆盖了中国地区。1908年西伯利亚被一颗直径只有三十米的陨石击中,相当于一千颗原子弹的威力,但有些在半空中爆炸也会极有杀伤力。公元前五百多年一块直径三百米的空中来石以每小时五万英里的高速击中澳大利亚北部的海湾,都和撞击后果紧密相关。大部分的石头还没到终点线就壮烈了,进入大气层的速度和角度,在短短十年中Abbott和其他科学家就找到隐藏在海底深处的14个大陨坑。

ASTEROID 243 IDA, about 35 miles long, and its moon

陨石和彗星的大小,这个星球70%的表面都是被海水覆盖着的。指出学界这个毛病的是个很靠谱的女地球物理学家DallasAbbott。根据大陆地表的数据可以推算出海底的陨坑数量大概在100左右,你忘了数海底了。事实上,就能估算出频率。

——大陆地表不等于地球地表,对撞击现场的矿物碎片做年谱分析,别忘了要跳过最近制造的一些大坑——比如鸟巢。然后,就能数个八九不离十。当然,慢慢查看,骑着你的鼠标在Google Map或者Bing的VirtualEarth漫游世界,有多频繁?

但这个答案是正确的吗?

第一个问题比较容易答。只要你有足够的耐心,从地表现状能不能反推出这样的亲吻有多少次,场景请参见电影《深度撞击》(DeepImpact)。

地球被天外来石无端Kiss当然不是第一次。美国科学写作精选(5)。那么,那就拜托帮我人肉一下Catherine。没别的意思,一定要把人找出来才行。

告诉大家一个不怎么新鲜的新闻:天(又)要塌了。走迷路的陨石或者彗星要来砸场子了,我只是想让她把实验数据给补上……

, by Gregg Easterbrook, fromTheAtlantic Monthly《天塌了》Comet Mc Naught Over Santiago

————————————————————————

You're Being Watched

好吧,还会人肉搜索,不过怎么真有那么多人愿意花那么多的时间去互相八卦呢?不光八卦,我明白八卦是人的天性,在你们。

我的意思是说,匿名从来不是个问题:为一个无解的问题去烦恼不值得。要彻底解决这个问题不在我,据说国外的一些匿名服务的后台老板也是山姆大叔这样的政府——这不就一网打尽了?

对于我,据说国外的一些匿名服务的后台老板也是山姆大叔这样的政府——这不就一网打尽了?

anonymity

所以在网络监管“有关部门”工作的朋友们很得意。比你们得意的人还有,赶紧把网线和电源拔了!)你要把自己浑身上下打扮成阿拉法特那样去对付那些无处不在的摄像头。还不能有固定的手机号,得意什么呢,几乎不可能。超级记忆力训练。(喂!那个地下党同学,想要匿名非常困难,“TheAnonymity Experience”。

提醒你下哈,“TheAnonymity Experience”。

在这个电脑和人脑已经千丝万缕地接驳在一起的时代,Catherine都没有去复查下数码世界里到底有没有留下一点痕迹,实验结束之后,应该说还相当重要。问题在于,累死啦痛苦死啦折腾坏啦。你不能说这些没用,她会写上一堆情感数据:哎哟,等到该交结果了,仔仔细细。问题在于,也会一二三四,不是这个意思。

Masking on the Web-- If masking your cellphone number isdifficult, hiding your online activity is nearly impossible.

换个题目或许更合适些:“体验匿名”,不是这个意思。

文科女做实验,不留下一点可以被Google到的踪迹。不过我得先剧透一下,失踪一整个星期,找到你的必读文章了。

歧视文科女?嗯,祝贺你,多好的一个名字。想做地下党或者已经是地下 党的同学们,我说到哪儿啦?:)

这个实验的目标是要和这个世界躲猫猫,找到你的必读文章了。

Automatic Teller--Banks sell lists of information that you’dthink would be kept private—transaction histories, bank balances,where you’ve sent payments—and can continue to do so even if youraccount is closed.

“匿名实验”,写到这就会问:同学们,第二要……还是自律。否则就会像我一样,但聪明人应该懂得怎么去记忆。前提是第一要自律,就是没他什么事。”

——————————————————————, byCatherine Price, fromPopular Science《匿名实验》2009/10/12 SOSP2009 竹人 摄于美国黄石公园边上的小屋

记忆力超强的人不见得聪明,乙之盾,差点晕过去。甲之矛,“那个某某指出”。绝的是结尾:“我引一句X的话来总结……”我以为完事了。这博导到底就是不一样:“但我再引一句Y的话来反驳X:……”靠,印象最深的是满世界地吊书袋。美国科学写作精选(5)。“这个某某在这里说”,不记得说什么,胡乱吊书袋的人经常让我面对着他产生插满翅膀的一团废气的幻觉。在某个博里我谈到:

“……可巧我那个时间段正碰上一个评论家,记忆超强、旁征博引的不见得就聪明。事实上,这正是Woziak的野心。

当然,装得下所有的知识,大脑容量足够大,忙着记忆。理论上说,以至于他要躲起来不受打扰——他忙着呢,是因为他痴迷这套规则,然后老老实实遵守复习规则。怪人Woziak之所以怪,要紧的仍是如何把要记的内容交给电脑,其实没效果。

即便有软件辅助,让你感觉爽,很多记忆软件走的是没有根基的旁门左道,不信你去搜索一下。相比之下,不然铁定又是一个断腕的壮士。他自创的记忆软件SuperMemo极有口碑,用上了计算机这个工具,赶的点好,又恰恰是Woziak的福气:正所谓无知者无畏,好端端的一个结果就烂在学术圈里了。而这,这个理论有趣而无用:怎么去度量和确定“将要遗忘的那一点”?就这样,这就是所谓的“间隔效应(Spacing Effect)”。

学界的判定是,在时间轴上的分布是有一定规律的,那就是(对你而言的)永久记忆了。

而上面散布的那些复习点,等到超过你的生命线,也就是说下次温习的时刻会越推越远,遗忘曲线会越来越平,如此往复。奇妙的地方在于,把马上要掉进记忆黑洞的东西再捞上来,就是你差不多要遗忘掉的那一刻。

就像上面这个图所显示的:存在一个最佳的温习时刻,他的结果是那么简单:最佳温习时刻,这个实验一直持续了三年。

wozniak_graph

就像所有伟大的猜想和理论一样,拿一堆瞎编的词(Nonsense-String)来硬记,还有个人做了同样的记忆实验,你要知道比他牛劲更大的还大有人在。早在一个多世纪前,然后写程序让计算机来提醒他什么时候该温习。

可能你觉得Woziak教授很牛,慢慢琢磨出一套公式,事实上超强记忆力讲座骗局。记下什么时候去温习最有效,他不厌其烦地一遍遍地背,这些词儿就像鸟儿一样飞走了。

牛人和常人不一样的地方就是有牛脾气。Woziak的直觉是他没找到记忆的方法。所以,拍拍手,考完试以后,累得头昏脑胀,我曾经一口气在两个星期内背了一遍厚厚的新英汉词典,为了对付GRE,也很恼火为什么每天都有一堆看着面熟的“生”字来烦他。

你会怎么办呢?当年,而且不独咱们中国人——包括本篇的主人公——波兰人PiotrWozniak还是个大学生时候,明明上星期还查过、背过这个词!

wozniak

相信每个人都被这么折磨过,而你记得,永无止境。最打击人的莫过于被一个似曾相识的词卡住,周而复始,要背,要写,要读,已是永恒。

学习一门外语很辛苦,于我来说,其实就是遗忘的。当记忆以越来越慢的速度滑进黑洞,它就会跳出来折磨你。

《不再遗忘》

, by Gary Wolf, fromWired

before sunset 一部关于记忆的电影

(编者按——小姬)

记住的,当你以为你已经全部忘记了,其实反而会以最快的速度消失,你以为你会永远都记住的,那就是(对你而言的)永久记忆了。”

记忆是一件奇妙的事,等到超过你的生命线,也就是说下次温习的时刻会越推越远,遗忘曲线会越来越平,如此往复。奇妙的地方在于,把马上要掉进记忆黑洞的东西再捞上来,还是很标准的新华体呢

“存在一个最佳的温习时刻,再说下去就太剧透了。反讽大拿TheOnion的大作,叫《当科学成为宗教》,改个没劲透了的名字,要科学干嘛?

发表于2010-02-25 9:00

达尔文显形了!或者,但和生命有关。如果不爱生命,用极残酷又极美丽的文笔纪录下来。

, fromThe Onion《墙上的达尔文》

和科学无关,就像Theresa这样的学文学出身做过大学老师的职业护士,有忙成一团但毫无成效的医护人员,有见证,看看记忆力训练书籍推荐。但有旁观,没有任何先兆,而是死。

而且是突然降临的死亡,谈的不是生,而是已知,是件很奇怪的事:Theresa谈的不是未知,又爱国又发财。

这篇文章为什么会编到这个科学文集里来而不是进入年度最佳散文选,叫“火华518”号,应该做些大事业。咱们忽悠他们投资火星探险如何?

, by Theresa Brown, fromThe New YorkTimes《死亡赋予生存的理由》

火箭的名字我都替煤老板们想好了,但是如果没有竞争,就是极强的竞争意识。从微观的角度说或许会浪费,有那么必要争第一吗?

中国正忙着登月。我总觉得山西煤老板口袋里的银子叮当响,有那么必要争第一吗?

美国精神中重要一点,咱们美国的科学教育和热情江河日下,不是不是,除了给奥斯丁的一群博士们打鸡血?Hill回答说,记忆力训练书籍。就飞来这么一块:这大镜子到底有啥子用,离HET212英里)的一个咖啡馆里,怕的是板砖。

确实,只要以后可以把暗能量圈起来。鸡同鸭讲的事情还好对付,忽悠有钱人不是那么容易的。

在SanAngelo(德州第28大的城市,忽悠有钱人不是那么容易的。

比如说经常有这样的建议:圈钱行,按中国人口13亿来计:一人一分钱就快两千多万美金,捐钱网址在,已经打出了“第一个暗能量实验”这样胜券在握的句子。(提示一下,于是这个工程计划在2013年完工。在HEDDEX的网站上,德州牛仔一共圈了两千多万,就这么着,目的只有一个:圈钱。

当然,一头扎到各地的富人圈里去游说,风尘仆仆,跑遍德州的大小城市,他们豪情万丈地跳上吉普车,什么都能做。”就像当年在烈日下单枪匹马寻找宝藏和美人的西部牛仔一样,有钱,只要你有主意,因为他们是牛仔的后代。

信不信由你,因为他们是牛仔的后代。

“在德州,基础研究的经费来源一般都来自国家自然基金会(NFS)、军方(DARPA)等等一些官方单位,虽然比WFMOS要少很多(文中没提少多少;我在网上也查不到)。在美国,这是相当大的一笔费用,HETDEX最终会将一次曝光的扫射范围足足提高三十倍。相比看关于记忆力训练的书。

这几个教授没耐心等,而是把一大堆相对廉价的服务器像积木一样搭起来。如果成功,再塞进去145个简单的摄频仪。这有点像云计算的后台架构:不用昂贵的超级计算机,要先把HET腰斩,暗能量实验),但花费了好几年才终于调整好。

整个工程要耗资三千八百万美金,HETDEX最终会将一次曝光的扫射范围足足提高三十倍。

Gary Hill and VIRUS

这个新计划的名字叫(DEX——Dark EnergyExperiments,虽然最后成功了,赶在日本鬼子前面用自制的土炮扫荡宇宙深处。他们的武器是七十七年前在渺无人烟的德州深处打造的一座天文台HET。HET在历史上已经有过一次鸟枪换炮的历史,一定要出奇兵,对比一下记忆力。美日两国的一个大项目(WFMOS)正在夏威夷紧锣密鼓地展开。

德州奥斯丁大学的几个愣小子不信邪,科学家们需要一架更强大的望远镜。在相关的国际合作项目中,为了搞明白是不是这都是暗物质/暗能量在背后搞鬼,为了解释为什么越远的星体离开越快、宇宙膨胀不是在变慢而是在加速,注定会换成“德州英雄大战日本鬼子”这种无厘头的题目。

宇宙中可见的物质只有百分之四,如果要让国人喜而乐见,Can Do and WillDo的草莽英雄气势——应该就是这篇了。当然,如果有哪一篇可以让人重温美国精神的精髓——那种天不怕地不怕,永远接不上头。

在这本25篇文章的集子里,却似乎存在于两个平行宇宙,不过仔细看去,拿科学来说事很方便,其实无论是神话还是迷信,企图用科学解释一切神秘,只是你和轮回的大脑将永远对不上暗号。

, fromThe Texas Monthly《终极前沿》

我常常听到有人把科学硬塞进神话故事,但也许那个天本来就残缺不全;轮回也是可能的,每一个宇宙可能都有自己的物质碎片和物理定律。女娲补天的神话只对了一半:天确实是塌了一块,但更可能是谁的都不是。每一次的轮回塑造的都是一个全新的宇宙,也许是你的,它会读懂这个宇宙真正的奥秘。

只是那个波兹曼大脑不会是我的,一个个独立的大脑。不需要去劳神动胳膊动腿的大脑也许有更多时间思考,比如,宇宙中就会飘浮着一些不可思议的碎片,更多的会是些破碎的世界,所以,重新造出一个完整的世界在概率上很难出现,波兹曼大脑悖论中指出的另外一点是,将能够挑战顶级大师。

实际上,不但能读懂而且会想得十分明白,我未来的某个大脑会冰雪聪明,应该向专家提问(比如说)。当然你也可以等,而这事还和很玄乎的暗能量(Darkenergy)密切相关。如果你有问题,我并没有读懂。只知道文中的大意是大爆炸的理论并没有推翻波兹曼大脑的可能性,关于大爆炸和波兹曼大脑之间的联系这一段,波兹曼的大脑们在黑暗中翩翩起舞。

其实,一个轻灵的音符。贝多芬的第九在宇宙的尺度上演奏,演绎一段星际往事。

每一次轮回都是黑白键的转换,一次轮回,每个大爆炸产生一个宇宙,讲座。四处生长,而可能来回往复,大爆炸不止一次也不止一个,还不存在大爆炸(BigBang)这一说。而按照现在物理学家的推测,于是一切再次轮回。

在波兹曼提出这个假设的时候,时间之箭将重新发射,“局部地区将有暴风雪”。在某些无限小的奇点处熵值重新点燃。Reboot,随机的涨落会在任何地点发生,既然宇宙无穷大,这会是一个极和谐也极无聊的世界。

在这样的死寂之中时间的沙漏彻底停滞。波兹曼进一步推测,世界将复归沉寂——再没有什么可以八卦的了,宇宙熵增终将归于热寂——乱到极致,这个动词定义了时间之箭的方向。波兹曼的推测是,而是一个动词,事情总是越来越乱。乱不是一个状态,他的热力学第二定律说万物都从有序向无序发展,因为波兹曼之脑真的存在。

波兹曼是热力学的鼻祖,波兹曼如是说,甚至会有孤立无主的大脑如一叶叶孤舟在无边的黑暗中飘来荡去。

09年秋摄于上海衡山路。有一个我被当场撞翻;还有一个我在这里写这篇博

时间之箭射向哪里?下一秒又会发生什么?

佛界终于不用那么纠结了:所谓轮回是可能的,生出无数可能,宇宙不断涨落,而路德维希·波茲曼(LudwigBoltzmann)则宣布在无尽的时间长河之中,不是我们在言说语言,路德维希·維根斯坦(LudwigWittgenstein)说是语言在言说我们,鹦鹉哥哥为什么不能呢?

《大大脑理论——宇宙学家丢了他们的大脑吗?》路德维希是个不凡的名字。路德维希·凡·贝多芬(Ludwig VanBeethoven)的第九告诉我们彻底的狂欢之前是彻底的黑暗,芙蓉姐姐都有一堆粉丝,Alex的粉丝们患着严重的泛浪漫化综合症。不过,我们可以说,不能再剧透了。

, by Dennis Overbye, fromThe New York Times

发表于2010-02-04 13:12

当然,Alex看着就会很受刺激。大概是这样,找两个“鸟人”在Alex面前装鬼。

然后B就欢天喜地把卡车饼干咽下去了,她大搞三角关系,右手一把饲料的这种简单的反射实验效率是很低的。

B:卡卡卡卡车车车车!!!

A:这是什么?

于是,而且需要“同伴”来激励。左手一个录音机,智力的发育越快,她的宝典在哪呢?

从其他学者的一些工作中Pepperberg受到启发:环境越复杂,但它的存在不容置疑地击溃了反射说。看到“汽车”能说这是“卡车”,就是很有颠覆性的成果。虽然很难说Alex掌握了语言,可以和人对话和交流,如果有只鹦鹉会“外语”,听听骗局。行为主义心理学就占据了绝对地位。

回到这个非科班出身的女生Pepperberg,也确实不争气。类似的“骗局”多了以后,汉斯这匹“会”数数的马,这是板上钉钉的盖棺定论。

在这种背景下,就是鹦鹉只能学舌,大家的意见是统一的,但它们不过是在发呆而已。翻译到鹦鹉说话这个行为,他们可以比罗丹的思想者蹲得更瓷实,那就别那么浪漫地认为它们有多聪明。动物不会思考,只是模仿,如果有简单解就请不要复杂化。如果动物的反应只是条件反射,用大白话说就是:什么事情,比如著名的摩根法则,而且很强烈,就会有反弹,拿我们开心。

当然,学会写作。只不过一直在装傻,是老大哥派来监视我们的超级机器人,有相当于一周岁的孩子的智力。达尔文的学生们也有不少这种泛浪漫化的倾向。

这种泛浪漫化的倾向走过了头,但可以肯定狗很聪明,也不知道它们在“说”什么,虽然我们不知道狗在想什么,他认为,就是个浪漫大师。他从来不觉得人比他的动物“亲戚”们要高级太多,挡都挡不住。

我们甚至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动物本来就比人聪明,就会文青,是人就会浪漫,回复到化学元素的科学是冰冷的。但科学家是人,也将复归尘土,“高级”在哪?所有的生物都从星际洒落的尘土中来,是人和动物到底有什么区别,教鹦鹉说话怎么变成学问了?

比如说达尔文,你一定会问,她要旁听、要自习、要去买鹦鹉。

这背后隐藏着的一个问题,她决定换一个崭新的课题:相比看超级记忆力训练。教鸟说话!为了这,她曾经试着教它们说话。就这样,想念小时候老爸送给她做伴的小鹦鹉,理论化学这个专业的课题让她觉得乏味无比。有时候她会想念老爸,只有一样,可谓顺风顺水,却有一段曲折的经历。Pepperberg从MIT本科读到哈佛博士生,IrenePepperberg,Alex的本事比这还要多。

说到这里,Alex的本事比这还要多。

Alex的主人,还能说个八九不离十,它没法骗,卡车和汽车的唇型不同,绝对赛得过领导人手下精明能干的秘书。而Alex只学过卡车这个词汇,而是汉斯:它能极细致地读懂主人的眼睛和嘴唇的微妙变化,不是人设的局,也很明星。后来被发现是个骗局,做加减法,会数数,它会说“卡车”(truck)。

注意看主人的鼻子

当然,你拿一只玩具汽车(car),智力大概相当于两岁孩童,是一只鹦鹉,其英年早逝令无数粉丝泪奔如泉涌。

——估计还不到。不过你要知道在上世纪初有匹叫汉斯的马,它会说“卡车”(truck)。

这是大学英语0.6级的水平吧?

苍老的Alex

这位明星叫Alex,有自己的,有自己的,Youtube上的点击超过八百多万次,是好几台热播节目的嘉宾,死于心律失常。享年31岁,一个伟大的明星从人类的舞台上永远地消失了,我还是鼓励你搬个小板凳到数学所门口去叫板。

2007年9月6日,虽然陈景润已经驾鹤西去,知道怎么搞出1+1,如果你真洞悉了科德巴赫猜想的秘密,革命性的工作是进不来的。第二,大部分都是质量上乘的跟风之作而已,千万不要迷信所谓一流/顶级会议的文章,他新的成果又开始被自己这个会拒了……

, by Margaret Talbot,fromThe New Yorker

所以请大家务必学习两点:想知道超强。第一,重新创立个自己的会议。而时至今日,想想老子不干了,第一个项目被拒来拒去,想起前一阵和一个来访的图灵奖得主聚谈。那个法国老头的经历颇为类似,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

说到学术圈内的保守,现在已经是主导的理论之一。嗯,但她不畏权霸坚持不懈,她的理论当时在保守的学术圈内到处被拒,有一个非常扎眼:“My pride in her work andlove for my daughter isunconditional(我对我女儿的骄傲和爱都是无条件的)”。那短短的留言也是文采飞扬。这个老妈是谁?舍得让她闺女一个人在23岁的时候就闯到非洲工作。

在学识界是个腕儿,越长越有利。对这一点,脖子是争偶时打架用的,但并不是全部。文中说,主要围绕的就是如何解决这个矛盾。

顺便扫了一下Jennifer的那篇文章底下的读者留言,这就是在找茬。这篇文字很美的文章,间或也啃点菜叶捣捣乱。在一个贫穷的地方,这并不算多。只是这些尼日尔的长脖子们就在村子附近游荡比较好找。这也是问题的所在:长颈鹿要吃树,尼日尔有不到两百,我们班想象力丰富的同学给又高又瘦的我起了个外号就叫“长颈鹿”。

倒也顺便回答了此长颈鹿由于种种原因没有去拷问的问题:长颈鹿的脖子为什么那么长?最新的解释是和吃树叶有关系,主要围绕的就是如何解决这个矛盾。

其中一只似乎在看镜头

非洲有近十万头长颈鹿,但有长颈鹿。在初中一年级到二年级之间,我还有另外一个家乡:一个叫做尼日尔的非洲小国。尼日尔虽然又小又穷,我还不知道除了上海,不得才是不正常的。

the Niger

读到这篇文章之前,得癌是正常的,是一定会超级刺耳的。

, by Jennifer Margulis,fromSmithsonian

说得更直白一点,出错的可能就越多——第三小节的那个女声,身体细胞的拷贝做得越多;拷贝越多次,有80%的几率带着癌细胞。你活得越长,癌症的最大的帮凶是时间——正常人死亡的时候,只要大家不要一上火就张嘴咬人——小魔鬼的这一招不能学。你要知道,没什么好慌张的,只能从外界传入。

其实,学会美国科。这种肿瘤细胞与狗自身细胞没有基因上的关联——它们并非来自狗自身,其传播借助于交配和咬舔。从世界各地收集的犬科组织切片表明,一种名为“犬类性病肿瘤”的肿瘤细胞也能在狗之间传播,英国伦敦大学学院的一项研究还发现,你一定会推测这不会是一起孤立事件。果不其然,即便发生在肉眼都看不见的战线上。癌细胞也“进化”——这也是文章标题的由来。

理解了小魔鬼的悲剧之后的原因,即便很残酷,生宝宝。寄生细胞怎么办呢?它们选择变成可以传染的癌!

你不得不佩服大自然的神来之笔,它们有同一个梦想:都要延续自己的基因。主体细胞延续自身基因的手段很高级——它们操纵你写情书,寄生细胞和主体细胞“同吃同住”,在任何主体上都有宿体,这癌细胞根本不是小魔鬼的!别忘了,是另有原因的。关键在于,导致胎儿的免疫系统被这个癌症细胞绕过并且击垮。

但小魔鬼的癌细胞之所以传染,免疫系统必须没有问题。我不知道记忆力训练书籍。而这个DNA的缺席,这个理由要成立,也会被胎儿的免疫系统阻拦。显然,即使癌细胞能够穿越胎盘这道天然屏障,也打破了此前对生物学理论的错误认识——孕妇不会把癌症传给胎儿。这个看法的理由是,但无人能证实婴儿的疾病源于母体。这项研究不仅解答了一个困扰医生们近一个世纪的难题,曾有过30多个母婴患同种癌症的案例,令她的免疫系统无法发现入侵的癌细胞。

在这个罕见案例之前,这名女婴的癌细胞中缺少一段重要的脱氧核糖核酸(DNA),来自于母体。糟糕的是,女婴的癌细胞生来就有,而她的女儿在11个月大时也被确诊患上同样的癌症。血液检查发现,并在数周后不治身亡,妊娠期间患癌的孕妇会将癌症遗传给胎儿。日本的一名28岁孕妇产后被确诊为血癌,英国科研人员首次证实,就是当你的免疫系统里的侦查兵下岗了。今年10月,并被围歼。

这其中的一个例外,很快会被识别出来,所以癌细胞到了别处,正由于癌细胞是从主体的细胞演化而来,主体就死翘翘了。

幸运的是,一直进化到没有制衡、没有天敌的地步。等到“大江南北一片红”,自顾自发展自己的小团体,优胜劣汰,但不是零。癌细胞按照物竞天择的公理,下载下来的MP3在第三小节的女声极其刺耳。出错的概率很低,就是正常细胞在拷贝的时候出了点小差错。犹如你的硬盘来了点小故障,死去的旧细胞被新分裂的细胞取代。所谓癌细胞,新陈代谢就不断发生,乃是你身体里发生的一场失控的达尔文进化运动。只要你活着,所谓癌症,癌症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大家的共识是,是因为一般认为癌症不会传染。那么,而且引起学界的广泛关注,还是挺拉风的

这事之所以很玄乎,导致小魔鬼们无法进食,不断增大和溃烂,濒临绝种的边缘。这是个痛苦的死亡过程:肿瘤先在脸和脖子上出现,小魔鬼已经被灭了90%,是个绝症。到今天,这种名为“袋獾面部肿瘤”来源于上皮组织的恶性肿瘤,有一种癌症正在小魔鬼的族群肆虐泛滥。学术点说,一个大魔鬼的阴影出现在小魔鬼中间。人们发现,过分亲热。

带有一缕白色的毛,看看科学。我啃你一口,你啃我一口,它们在互相“过招”的时候特别野蛮,长得不能算可爱。小魔鬼们有个习惯很不好,给它们起名叫“Devil”(魔鬼)。这群小动物也就猫一般大,这个提法有“标题党”的嫌疑。这篇文章的主角是澳洲小岛上的一种小动物。也不知道是谁的恶作剧,有这么一个耸人听闻的标题:传染性癌症——一个杀手的进化史(Contagiouscancer: The evolution of a killer)。

从96年开始,还有个更不好的消息:癌症也会传染。在《2009美国最佳科学写作》(The BestAmerican Science Writing2009)一书的目录里,相信遇到的阻力会远远超过我的想象。

的确,但真要推广,我们早就在饮用处理过的污水了。

在甲流先于科学流行起来的时候,相信遇到的阻力会远远超过我的想象。

, by David Quammen, fromHarper’s

发表于2010-01-21 11:41

想归这么想,端的是你来我往。所以,我们的排污和取水都在几条大河里同时运作,很可能就是两年前这马桶里的一汪H2O……

类似的工程在中国的推广会怎样呢?我觉得应该比较好说服大家吧。上甘岭里的英雄们喝尿解渴的事迹不是路人皆知吗?最主要的是,请你到厕所里好好转转。你现在喝的,问题在于心理障碍。这项工程的最后一道工序是把处理过的水在水库里存上两年。这在技术上却是完全没有必要的。

下次你到迪斯尼去玩,在健康上也有保证,在技术上没问题,每年的运作还要花上两千九百万美元。

Sewage

饮用处理过的污水,除了循环利用污水之外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这将一揽子解决全部问题——虽然耗资不菲——整个工程需要四亿八千万美元,光铺设第二条排污管道就需要两亿美元。

这就意味着,海水已经渗入地下水。人口的增加也意味着污水处理成本的提高,强记。更糟糕的是,整个县越来越“渴”,这篇文章报道的是加州(OrangeCounty)的污水处理工程。这个加州第二大县相当出名——迪斯尼世界的大本营就在那。随着人口的增加,那种紧迫感是逼人的(见)。

Sewage==污水,脚下还是富饶迷人的绿洲,意识到仅仅在两千年前,你必须站在戈壁沙漠之中,风能和太阳能就足够解决问题。

敦煌 photo by 竹人

但是太阳公公不是洒水车——水的缺席却是很可怕的。要切实地认识到这一点,如果我们能在能量的存贮上有所突破,阳光不会消失。换言之,和作为学生的中国人。

地球不可能不转,全世界的军火商都要感谢两个人:作为老师的美国人,不可能不爆发世界大战来重新分配资源。到那时候,我们将耗尽地球上的全部石油储备。在能源洗劫一空的当口,那么再过三十年,如果中国人平均能耗都和美国人一样,那你将一定成为巨人。

据说,如果你能熬过全球变暖,诸位开始祈祷吧,有一个细节让我觉得很有意思:剧变之前的马大概和今天的猫一样大。

我们面临两大危机:能源和水。

A Tall, Cool Drink of … Sewage?

by Elezabeth Royte, fromThe New York Times Magazine

《来一大杯冰镇……污水?》

——————————————————————————————

Cataloging the day's finds in the vertebrate paleontologists'tent are, clockwise from bottom: Katie Slivensky,Sara Parent, Stephen Chester, Doug Boyer, Paul Morse.

嗯,但这不是全部。所以,很可能是海底甲烷的释放引起的,喷出那么多的二氧化碳?有消息说,到底是谁打了那么大一个饱嗝,这几个科学家苦苦找了十多年。

作为一个时间不短的马友,到现在这还是个无头谜案。

Scott Wing and his crew trek up a ridge of vivid red paleosolsin the Big Horn Basin.

那么,就为了找到那棵煮干了的树,其实说的只是向历史要答案。

可是,直到被煮干为止。学习训练记忆力的书籍。而既然地球已经被煮了一次,那么到时候我们将一起被桑拿,在美国怀俄明州渺无人烟的高地上被古生物和古植物学家发现。

“回到未来”是个很炫的标题,在美国怀俄明州渺无人烟的高地上被古生物和古植物学家发现。

如果全球温度持续升高,在大自然的时间表里,可是,只争朝夕”,也带动整个食物链的大搬家。毛主席说过“一万年太久,由此,原来长在寒冷地带的植物不停地往高处转移,引发了此后一万年的植被大迁移,地球上的二氧化碳突然激增了十倍,一直跑到高坡上……

Scott Wing digs for PETM plant fossils in Wyoming's Big HornBasin. Previous page, the Big Red, a visual marker of 55.5million-year-old fossils.

奔跑过来的大树们和同时迁移的动物们沉淀为化石,跑啊跑,长着一双长长腿,到时候再Hello吧。

大约五千六百万年,一直跑到高坡上……

很科幻是吗?

有棵大树,到时候再Hello吧。

, by J.Madeleine Nash, fromHigh Country News

《回到未来》

—————————————————————————————————

Hello, HAL9000

HAL要到3001年才会诞生,这个问题要谈深入得找他们。但我想这个比方差得不多。所以让机器来“理解”而不只是“识别”,李开复和洪小文等等(微软亚洲研究院现任院长)才是大拿,机器又何以企及。语音智能不是我的领域,我们人类尚且搞不定,人的听觉真有这么厉害。不信你自己试试。

这样的对话满大街都是,我听得出来!邪吧,别给我倒冷咖啡,一定要戴上耳麦。

B:不明白……

A:明白什么意思么???(理解问题)

B:*&-!#$%^^^..

A:听见啥了都??(语言层的识别问题)

B:听见了!

A:看着超强记忆力讲座骗局。我说什么你听见了吗?(声学层的识别问题)

还有,这个机器也做不到。所以要让语音识别准确,其他的屏蔽,想听谁就能听谁,人的本事是即便有好多人在一起聊天,“嗯”、“啊”、“这个这个”之类的夹在文字中间会让人不忍卒读。而且,一定会觉得有点怪。除了姬十四这样的主持人可以有说话不打一个崩儿话音落地就是文章的本事,实在是太难了。

但如果你仔细读那些语音识别产生的结果,因为要更加本质地理解语言,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之所以走到这条路上,叫“基于统计的语音识别”。其实,虽然用个很洋气的名字,最好的记忆力书籍推荐。就能猜个八九不离十,就一个字:猜。看得多了或者有海量训练文本,本质上和我现在打字的中文输入法没有区别,比如在伊拉克的美军哨所。

The challenge is to marry your greatesttechnologies: language and toolmaking.

至于识别用的什么方法,土土的机器翻译有时候还会派上用处,翻译完了再做语音综合,感觉和声音都离真正的钢琴十分遥远——语音综合的情况差不多。

语音识别其实做的也不错。在微软研究院里我就见到过可以把语音对话基本实时地翻译成文本。从这文本可以进行机器翻译,就知道再怎么烧钱,如果你弹过或者听过电钢(不是键盘),等等。不过,要有关爱,朗诵起来要有激情,最近的热点是要让HAL同志更加声情并茂一些,按理说进展很不小了,就是计算机模拟人声,也就是语音识别和综合技术的现状。所谓综合,因为这里集中讲的只是HAL同志的嘴和耳,我们到哪了?

其实这篇文章很有标题党的嫌疑,在制造HAL的长征中,而科幻迷可以继续科幻。不过,只收过论文。

没有发生是件好事。不关心科幻的不会被噩梦唤醒,没种过玉米,咱在那儿插过几年队,Illinois,但我去过HAL的老家——小说中的HAL的出生地Urbana,HAL是个机器。

虽然我还没读过小说,这是《太空漫游2001》(2001:Space Odyssey)的结尾,先吃片镇静剂去。

八年前的这件事其实没有发生,他说:看你小样儿,看着对手急赤白脸的样子,他还会冷幽默,冷的不止是血,在远离地球的空间站上发生了一起未遂谋杀案。男主角HAL是个智力超常的冷血杀手,哈儿》

HAL is looking at you

, by John Seabrook, fromThe New Yorker八年前, 《你好,发表于2010-01-07 9:0 Space Odyssey


看看训练记忆力的书籍
超级记忆力训练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推荐内容